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巅野炊的博客

野炊山颠,痛饮林下,孩子们的欢笑合着野鸡的鸣叫惊断我石上午觉。

 
 
 

日志

 
 
关于我

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只是在体制内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往往是相当困难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庐山中。而一旦跳到山门外,便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春的境地。孙中山、毛泽东不同于维新派,他们在旧体制外找到了救国的道路,打破旧世界,建立新中国。邓小平也是在计划经济的旧体制外,找到了富民、富国的道路。相反的例子:始于2007年底的山东省素质教育改革,遇到了强大的阻力,面临反弹的困境。因此,在现有体制外寻找解决教育问题的办法,就成为了我和伙伴们思考和实践的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张田勘:纪念曼德拉,也要纪念德克勒克(联合早报)  

2013-12-12 09:35:56|  分类: 灵魂、脊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百名世界各国领袖本周陆续抵达南非出席曼德拉的追悼会和葬礼,南非政府也号召民众要体现南非精神,树立一个不分种族、不分性别和繁荣统一的南非形象,让曼德拉走好最后一程。

世界各国公众纪念曼德拉是因为他倡导的非暴力抵抗行动终结了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进而在南非实现了自由、平等和民主。曼德拉当然值得纪念,但是另一个人、南非最后一任白人总统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同样值得纪念,不能忘记。

纪念曼德拉在很大程度上是人们基于一种本能和一种对人人生而平等、自由民主等价值观的天然接受、认同和肯定,不过,纪念德克勒克除了同样是基于这些理由外,还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更为长远的眼光,因为德克勒克所代表的南非白人集团是种族制度的始作俑者,也是压迫者。世人,尤其是作为被压迫者的黑人更容易看到的是他们的错误和罪行。

不能忘记德克勒克是基于他与曼德拉的相似与不同。两人有诸多方面的相似,例如,同样拥有95岁的人生;同样是名门之后——曼德拉为酋长之子,德克勒克出生贵族世家;同样获得1993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但是,最重要的相同是,他们共同埋葬了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而埋葬这一制度的根源在于,他们都有共同的信念,只有非暴力革命、政治上的妥协和不同人群的宽容和理解,才能为所有人带来幸福,才会产生一个新南非以及一个新世界。

不过,德克勒克最值得纪念的是,他与曼德拉的不同。在废除种族隔离的斗争中,曼德拉需要的是坚韧和顽强,这固然可贵,但德克勒克需要做到的是放弃,这比曼德拉的坚韧更为困难。世界上有很多种放弃,但未必都很难。但是,有一种放弃最难,就是对权力和利益的放弃。

对于德克勒克来说,放弃权力也意味着放弃南非白人所曾拥有的至高无上的地位、优渥的生活、巨额的财富。这样的放弃对于一般人已经相当不容易了。但是,德克勒克所代表的白人集团的放弃还有更大的难处和揪心,因为,他们一旦放弃,就意味着永远放弃。

在一个黑人占80%的国度,白人未来几乎是永远不可能通过民主选举再次获得权力。在南非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并建立民主选举制度之后,数十万白人移民他乡也说明了他们不仅永远放弃在这个国家的权力和利益,也放弃了他们记忆中的故乡,而这个故乡是多么的温柔和多么的富贵,更是多么的宜居和多么的诗意。而且,德克勒克的放弃还伴随他所代表的白人集团深深的恐惧,他们可能会遭到清算,为他们过去所犯的错误和罪行。对德克勒克本人而言,可能还会陷于里外不是人的境地,受到黑人和白人的共同反对。

但是,德克勒克并没有在天大的困难面前退缩。当然,德克勒克的改革也源自他从担任总统就十分清楚地意识到的一点,镇压黑人的成本远远高于改革成本。如果没有德克勒克,南非可能不会迅速废除种族隔离,至少种族隔离和民主自由的进程会推迟许多年。这在德克勒克于1989年9月14日担任总统后采取的一系列极具勇气和魄力的举措中体现出来。

德克勒克上任伊始,便宣布允许在全国各地举行反对种族主义政权的和平集会。1990年2月2日,德克勒克在南非议会开幕讲话中宣布解除对非洲人国民大会、南非共产党等33个反种族主义统治政党和组织的禁令,同时宣布释放入狱达27年的曼德拉及其他政治犯。为了制定新宪法,德克勒克与南非四大种族(白人、黑人、有色人种、印度人)领袖举行会谈。1991年,德克勒克还宣布废除《土地法》、《集团住区法》等名目繁多的种族隔离法律,拆毁了南非种族隔离的法律支柱。

幸运的是,德克勒克并非一人在战斗。他的改革政策于1992年进行全国投票,结果69%的白人赞成他的改革政策。这就意味着,连同种族制度的始作俑者也已醒悟,不平等和不自由的种族隔离制度并非人类之福。对于白人的醒悟,生于南非长于南非的著名记者、作家阿里斯特·斯帕克斯(Allister Sparks)在其解释和分析种族隔离制度兴起和衰亡的著作《南非的心灵》中作了中肯的评价:南非白人并非恶魔,他们只是曾一度一叶遮目而已。


 

德克勒克代表白人的醒悟也得到曼德拉的理解,后者称赞德克勒克“有勇气承认,种族隔离制度给我们的国家和人民造成了可怕的错误,并且有必要的远见来理解并接受这一点,即所有南非人必须通过协商来共同决定他们的未来。”

于是,历史才会浓笔重染地记下这一笔,1994年4月南非举行大选,非国大获胜,曼德拉当选为南非新总统,德克勒克出任民族团结政府第二副总统。尤其重要的是,这一转型和政权变化没有产生大规模流血冲突,这在历史上寥寥无几。纵观历史,也只有蒋经国才能与德克勒克比肩。

今天,我们纪念曼德拉,也要纪念德克勒克。纪念后者可能更不容易,因为这需要勇气和更为长远的眼光。有了曼德拉和德克勒克,才会让压迫者与被压迫者同样获得解放。

作者是在中国北京的科学作者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