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巅野炊的博客

野炊山颠,痛饮林下,孩子们的欢笑合着野鸡的鸣叫惊断我石上午觉。

 
 
 

日志

 
 
关于我

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只是在体制内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往往是相当困难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庐山中。而一旦跳到山门外,便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春的境地。孙中山、毛泽东不同于维新派,他们在旧体制外找到了救国的道路,打破旧世界,建立新中国。邓小平也是在计划经济的旧体制外,找到了富民、富国的道路。相反的例子:始于2007年底的山东省素质教育改革,遇到了强大的阻力,面临反弹的困境。因此,在现有体制外寻找解决教育问题的办法,就成为了我和伙伴们思考和实践的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托起逸夫楼的是“财富品质”(人民论坛)  

2014-01-10 17:34:11|  分类: 灵魂、脊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托起逸夫楼的是“财富品质”(人民论坛)

詹勇

《 人民日报 》( 2014年01月10日   04 版)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逸夫楼。”日前,107岁高龄的邵逸夫先生辞世后,人们纷纷感念这位老人对教育和公益事业的贡献。在网上,流传一幅“逸夫楼”分布图,红点密密麻麻遍布全国。当逸夫楼成为这一代读书人的难忘记忆,它引发的思考还在继续。

  回顾邵先生的传奇人生,“财富”是一个关键词。有人说,在邵逸夫一生中,有两件事最重要——努力挣钱、努力捐钱。辛苦打拼、诚信经营,是一个创业者的本色;而如何看待和运用财富,则更加考验品质与境界。当年,邵逸夫说了一句令人深思的话:“人说赚钱难,但有了钱怎样去用,把钱用在最适当的地方,那才是更难的事!”

  30年间,捐建上万座逸夫楼,捐款数十亿元,成就斐然的“邵氏公益”,对这一难题作出了精彩回答。“努力捐钱”的动力从哪里来?“我的财富取之于民众,应用回到民众”,“一个企业家最高的境界是慈善家”……在巨额捐赠之外,我们或许更应珍视托起一座座逸夫楼的财富理念。富润屋,德润身,源于社会,而又回馈于社会、造福于大众;完善自身,而又推动社会进步,这样的财富观,不也是一种丰厚的馈赠?

  斯人已逝,而“有了钱怎样去用”的时代之问,依然拷问着今天的人们。改革开放30多年,观察社会之变,“由穷到富”是一个维度。日渐鼓起的腰包,日益发福的体态,不断升级的家当,见证着世世代代“穷怕了”的国人的命运转变。人们一方面享受着越来越富足的物质生活,另一方面也遭遇了空前的迷惘与困惑。

  我们的社会,有邵逸夫这样的慈善家,也有郭明义这样的奉献者,他们的财富不论多少,都彰显着一种扶助他人、有益社会的精神气质。但也有一些人,或者手里有几个钱就找不着北,喜欢炫富嘚瑟;或者把成功与金钱画上等号,深陷拜金主义围城;或者对公益一毛不拔,对自己挥金如土,走不出奢靡享乐的泥沼。美国石油大王洛克菲勒说过:对金钱有正确态度,才会真正体味到生之乐趣。掉到钱眼里,能看到多大的世界?满身铜臭,又何以让自己的生活充满芬芳气息,何以为别人带去一缕玫瑰心香?

  去年以来,“土豪”一词风行一时,褒贬不一。从财富观的视角看,“土豪”折射出复杂的社会心态,既有对“银行卡里8位数、五道口有3套房”的物质憧憬,也暗含“有钱没文化”的讽喻,还隐藏对贫富差距、阶层流动的焦虑。“羡慕嫉妒恨”的五味杂陈中,却也汇聚着共识。人们开始意识到,财富绝不只是钱的问题,它包含审美、品位、道德等诸多因素。如果说未经反思的生活不值得过,那么没有精神底蕴的财富也终将是镜花水月。

  两千多年前,《左传》中就有这样的警世之语:“富而不骄者鲜。”今天,当物质潮流席卷而来的时候,如何守护精神家园的独立与纯粹,毋让心为物役;如何使财富成为个人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催化剂”,做到富而思源、富而思进,确乎是迫切的现实考题。各地巍然屹立的逸夫楼,就是一个个启迪心灵的“财富地标”,启示我们追求有品质的发展,创造有品格的幸福,实现有境界的梦想。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