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巅野炊的博客

野炊山颠,痛饮林下,孩子们的欢笑合着野鸡的鸣叫惊断我石上午觉。

 
 
 

日志

 
 
关于我

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只是在体制内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往往是相当困难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庐山中。而一旦跳到山门外,便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春的境地。孙中山、毛泽东不同于维新派,他们在旧体制外找到了救国的道路,打破旧世界,建立新中国。邓小平也是在计划经济的旧体制外,找到了富民、富国的道路。相反的例子:始于2007年底的山东省素质教育改革,遇到了强大的阻力,面临反弹的困境。因此,在现有体制外寻找解决教育问题的办法,就成为了我和伙伴们思考和实践的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马克斯韦伯《儒教与道教》读后感  

2016-11-28 09:46:40|  分类: 女儿的成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克斯韦伯《儒教与道教》读后感

    《儒教与道教》是一本由十九世纪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所写的书,这本书志在通过对社会阶层生活方式的剖析找出中国宗教的特质,并证明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情况是与中国的宗教有关系的。总体来说,作为生活在十九世纪欧洲大陆上的人,在贫乏的了解和缺少实际考察的情况下,马克斯韦伯对中国状况的把握无疑是令人惊叹的。但是,我想,由于对中国的认识程度还不够详细,这本书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是存在一些缺陷的。然而,不论如何,马克斯韦伯分析中国社会时所采用的社会学的思维方式,以及观察社会的新面相,是值得我去深思和学习的。

     马克斯韦伯认为,宗教分为救赎宗教和理性宗教两种形式。理性宗教是宗教的最高状态,也是适合资本主义发芽的土壤。在中国,儒教是发展到了理性主义阶段的清醒的宗教,而道教和佛教只是停留在巫术阶段的救赎信仰。儒教和道教在原始教义上没有什么冲突,但在后来的发展中分列两端,一在官方,一在民间,对中国社会的发展造成了深刻的影响。或许道教说不上是与儒教并列的存在,它能继续发展多亏了人们心中的鬼神观念和儒教的宽容。

     在中国,皇帝是最重要的卡里斯马,他不允许有人挑战他的权威。一旦有救赎性的信仰带来动荡,皇帝就会毫不留情的镇压。但是皇帝同样要遵循宗教为其设立的准则,如果他没有做到卡里斯马应有的伦理道德和责任,就意味着上天抛弃了他,他不再具有大祭司的身份,人们可以推翻他。中国的君主,是和卡里斯马权威紧紧绑在一起的。

     封建官僚阶层同样是卡里斯马的拥有者和儒家教义的拥护者。对于官员而言,当他通过神圣的科举考试时,上天就赋予了他卡里斯马的性质。而为了保守住这一荣誉,他要经历各种各样的监察。官僚阶层或者说“士”阶层拥有着成为君子的美好理想。就像国家的安定平和一样,他们希望个人能够在不断的修炼中达到完美的平衡状态。这是儒教所追求的目的之一。所以他们并没有“原罪”的想法,一切谈到罪孽的情况都是可耻的。

     由于中国地域辽阔,在封建社会生产力落后的状态下,中央政府难以面面俱到。所以在行省中,地方长官依赖于基层工作人员(我认为就是吏),而在广大的乡村中,宗族拥有强大的自治力量。宗族的规则甚至会和国家的法律相冲突。对于民众来说,他们不被允许直接参加国家的祭祀活动,但是民间传说中的“老天爷”却永远活在他们心中。这是道教传播的重要土壤。道教庇护着民间传说中的各种神灵,又通过神秘主义的巫术化解着人民内心对未知的恐惧。对于有一定理性认知的“士”阶层来说,道教这种怪力乱神是被鄙视的,但是普通百姓需要道教的存在,而国家的祭祀有的时候甚至也需要道教的存在。对于不谈来世的儒教来说,有时候他们也会恐惧那些未知事物。

     严格上来讲,儒家是有为的,道家是无为的,但是,中国文化中大同的理想社会却违背了儒家经验社会学说的框架,贴近了道家的清静无为。这是十分奇怪的现象,正统和异端之间的区分并不是明晰的。

     整个国家在儒教的影响下具有强大的传统力量,人们需要按部就班的完成儒家教育,追求君子理想。有些时候根据礼仪人们是善良的,但是更多的时候展显出一种清醒而又冷漠的状态。中国是没有酒神精神的感性癫狂的,在遵循中正平和,维护官僚制度权威的情况下,一个庞大的帝国很难发生改变。

     在书中,马克斯韦伯尝试性的解释了为什么中国没有绝对的宗教信仰。他认为,英雄式的神灵这种感性的存在往往会在民族内交外困、对前途命运感到迷茫困惑时出现。然而对于中国,从原则上来说,那种前途命运自从长城修建之后,既不是那样绝对感性化,也非原先那样重要了。这种解释是很有道理的,自从成为了一个内部统一的帝国,又获得了外部的屏障之后,中国就拥有了内部安定和平的漫长时间。民族的安危几乎不会受到威胁,也不需要去借助外物的力量。但是,中华民族并不是没有经受过威胁。不管是五胡乱华还是元、清南下,中华民族经受过磨难,并且有时还被奴役。但是这个时候体现出的民族风骨并不是宗教信仰,而是慷慨昂扬的死生气节。这种气节是和儒家伦理有关的。

     很明显,在叙述中,马克斯韦伯并没有刻意区分儒家与儒教,道家与道教(不然就是翻译问题),大多数时候他把它们当做一样的东西讨论。但是,道家和道教是不能等同的,道教至多只算道家的一个分支。在道教盛行的时候,并不意味着没有道家的存在。道教盛行于民间,但是道家也染指了官僚士人阶层,比如说魏晋时期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传统士人的人格并不只是由儒家伦理组成的,道家也参与了它的构建,甚至还有更多的思想方面。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理想社会儒家与道家是相通的。儒家与道家,开始时的教义是互补的,最终也同归于乐土。这不是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的区别,也不是阶层的区别。

     我认为,中国传统伦理的构建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很多思想学派参与了它的建立。这些学说之间是温和的,斗争也并没有激烈到屠杀的程度,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思想的进步停止了。

     在马克斯韦伯的叙述中,宗族的力量非常强大。宗族在经济、政治、法律等方面统率着族人,所以城市始终是典型的“异乡”。但是,建国六十多年以来,虽然宗法制在生育和性别方面仍然时有影响,但是改变是巨大的,和当年宗族的力量比已经如沧海一粟了。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如果如同曼纽尔卡斯特说的一样,最终家庭制也将瓦解,人类变成独立的个体,然后在新的情境下寻求新的结合,那个时候,很多概念都会发生变化,伦理性的结构与重构的作用就会体现出来,而非只是后现代主义的空谈了。人类是社会性的动物,但是随着时代的变化,社会组织也会变化,宗族作为一个曾经发挥重大作用的社会组织,也会逐渐淡出历史的舞台吧。

     中国和西方,从国家环境到宗教信仰都非常不同,中国独特的文化也是西方难以理解的。即使自认为非常了解中国,也难免会有重要的误差。这也是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国的道路只能由中国人去走,我们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优秀思想和实践经验,但是我们要自己掌舵。同时,我们的优秀思想“走出去”在高层次上也会面临比较困难的局面,就比如社会学本土话语的输出。但是追求真理的道路是永无止境的,努力前行,终有光明。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