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巅野炊的博客

野炊山颠,痛饮林下,孩子们的欢笑合着野鸡的鸣叫惊断我石上午觉。

 
 
 

日志

 
 
关于我

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只是在体制内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往往是相当困难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庐山中。而一旦跳到山门外,便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春的境地。孙中山、毛泽东不同于维新派,他们在旧体制外找到了救国的道路,打破旧世界,建立新中国。邓小平也是在计划经济的旧体制外,找到了富民、富国的道路。相反的例子:始于2007年底的山东省素质教育改革,遇到了强大的阻力,面临反弹的困境。因此,在现有体制外寻找解决教育问题的办法,就成为了我和伙伴们思考和实践的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全球化发展过程中,信息大众化助推权力的分散与重构  

2016-10-22 15:52:40|  分类: 女儿的成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球化发展过程中,信息大众化助推权力的分散与重构

——《认同的力量》读后感

在全球化的扩张中,在共同体的交织中,在信息时代的浪潮中,全球社会如同暗潮汹涌的海洋,在暗蓝色的波纹下潜藏着难以描述的巨大力量。微妙平衡的大国政治,畅通的信息交流,物欲繁华的经济……普通人所感知到的往往就是这样,以为全球化所带来的大都是欢欣的享受,仅有的部分地区的抵抗也是蚍蜉撼树,对它们(部分反抗)没有什么了解,也谈不上设身处地的感受。从前的我,也大略如此吧。

但是,全球化对一些共同体来说意味着开放和便利,对另外一些共同体来说则代表着侵蚀与毁灭。西方的(或许与东方稍有融合)普世价值观侵蚀着各地的民族主义,迫使它们产生抗拒性的认同,拿起武器进行抗争。我认为,抗争最激烈的就是伊斯兰教区域。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到宗教极端主义再到恐怖主义,从宗教认同的穆斯林到抗拒性认同的基地组织再到甚至是规划性认同的伊斯兰国……穆斯林一直没有停下过反抗的脚步。甚至他们不只是想要抗拒全球化对他们的影响,更是想要扩大他们的团体,让“乌玛”长存、扩张,直到感化全人类。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因为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不仅仅是对传统的坚持。为了让伊斯兰认同深深扎根,为了社会抵抗和政治反叛事业,伊斯兰主义者竭尽全力,利用一切能想到的技术,对其文化进行了高度现代化的重构。这也包括了对网络信息和媒体的运用。

网络社会所带来的问题并不仅仅是网瘾或抑郁症、价值观混乱等这样个体性的东西。毫无疑问,它还催生了信息化的游击运动者,如墨西哥的萨帕塔运动,美国的爱国者运动。这些游击运动者在四通八达的网络上共享同一个目标,同一个敌人。来自不同民族、不同阶级的人通过网络组成一体,并对政府(或主流的全球化)造成威胁。这种威胁是难以摆脱的,毕竟,对于政府来说,炸毁一个网络是不可能的,最多只能破坏它的节点。而这些具有政府所没有的灵活性的组织,往往节点就像野草的种子,“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全球化并不是没有敌人,这些敌人的力量不容小觑。

对全球化的抗拒产生了新的共同体的认同。如宗教认同、民族认同、地域认同、性别认同、生物认同……环境主义以人类的社会生物学认同为基础,进行生态型规划,目标是弘扬人类的宇宙意义。环境运动具有声势浩大、种类繁多的运动浪潮,甚至政府都要为它屈服,尽管其常常与政治保持距离。我想,最开始推动环境运动的人,应该都是一些思想超前的人,他们最先意识到了“我们高度发达的生产能力和我们原始的、无意识的,最终将会是破坏性的社会组织之间所存在的巨大的、可怕的鸿沟”。所以环境主义是意识觉醒的运动,也是制度革新运动。环境主义绝不是浅显的为了保护环境而保护环境,它直击了人类历史的发展,站在了国际化和科学的前沿。时间与空间的和谐是环境主义所要追求的。

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妇女进入了劳动力市场,并逐渐在劳动体系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随着生物学和药物学的进步,妇女受教育机会的增加,女权思想的快速扩展,传统社会最基础的结构——父权制面临严重的危机。传统的家庭模式(夫妻+子女)所占比例变得越来越少。父权制一方面在日趋增长的母系家庭中趋于消失,同时在其他家庭形势中面临严峻挑战。在许多单亲家庭中,母亲取代父亲成为了家庭权威,而在那些一夫一妻家庭中,父亲的权威也受到了削弱和压迫,家庭不再是“一言堂”。女权主义者主导的妇女运动在妇女解放的道路上付出了莫大的努力。卡斯特说,这绝不是一场温和的革命:“妇女的解放斗争与男性保卫自身特权的战争,将会在人类场景中留下遍地尸骸,就如同真实的革命一样。”性别之间的权力斗争,不会因为感情的存在而失去硝烟。更何况,在南希·霍多罗夫的《母性的再生产(繁衍)》中,她指出,异性恋女性的四个对象之一,作为生计提供者的男性,重要性逐步下降,因此女性对男性作为情欲对象的角色会日渐失去兴趣。所以,女性将不会再是人们印象中的感性的、容易被情感拖累的(尽管这只是一种观点)。不同的女权运动派系,甚至同性恋阵营(包括女同和男同),具有共同的奋斗目标,他们希望在将来的某一天,彻底消除婚姻、家庭、异性恋与性(欲望)表达之间的联系。这也是性革命的目标,是一种开放的、全新的身体认同。在这种趋势下,或许家庭作为一种传统社会的结构会有消失的一天,但是社会并不是无路可走。在新的形势下,社会会有新的变化,新的生活安排。卡斯特认为,新组合的关键是抚养网络、逐渐以女性为中心以及终其一生为伴侣。人类的发展还是会向前,只是或许失去了家庭作为情感的缓冲地带,信息社会中的个人更容易遭受到各种各样的冲击。我认为未来是会循着这样开放和平等的道路走下去的,至于各种原教旨主义对男性权威的维护,则如同回光返照,并不能阻挡时代的前行。

卡斯特认为,现代的民族国家似乎并没有能力在全球网络权力和单一认同挑战之间的凶涛恶浪中航行。随着全球化与连锁发展的趋势,技术的适应与扩散,媒体的自主性与多元化的挑战,民族国家渐渐无力对社会进行如以往般精密的控制。金融和生产的跨国化使各国经济相互纠缠,也为全球性的财政危机埋下了伏笔。媒体和通讯技术的多元化使政府无力控制公共舆论。犯罪的全球化改变了民族国家的治理过程。需要许多国家共同参与才能解决的全球性问题越来越多。那么,在全球化的过程中,民族国家若想继续存在下去,就必须付出削弱权力的代价,在全球的舞台上,国际机构和超国家行会讲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而对于国家内部,由于不同地域越来越多的要求和认同,国家也必须给予地方政治机构更大的权力。从小小的地域认同到宏大的世界认同,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人民在信息的帮助下爆发出越来越大的力量,民族国家也渐渐无法代表一种共同的强有力的认同。那么在将来,网络国家是一种新的趋势,民族国家仍然具有权力,但它不会是唯一具有权力的共同体。

民族国家的混乱同样导致了民主危机。信息技术的发展使电子媒体在某种程度上掌握了政治空间,由此延伸出做秀政治与丑闻政治。媒体根据信息的不对称性塑造民众的心灵并使政治人格化,人们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政治人物的人格品质上,比如希拉里和特朗普在辩论时互相进行人身攻击。但是人民是不易被愚弄的,随着民众逐渐了解到国家无力解决他们的问题,各种政治异化也就在全世界普遍兴起。就如同德国的“绿党”一样,寻求在体制外对制度体系进行挑战。在这种情况下,18世纪人们所追寻的民主已然变成了一个空壳,民主必然会进行重建,重新对权力进行分配,在更大的范围内寻求对社会进行管理。(公共管理学)

但是卡斯特并没有谈论中国的情况,在我们看来,与欧美的民族国家不同,中国是一个文化国家,中国立国的根本是文化认同而非民族认同。在民族分化认同的今天,中国的文化仍然保持着强大的凝聚力。全球社会中,国家必然要向国际机构出让权力,那么作为文化国家的中国,会比民族国家保存更大的活力吗?我认为答案是会的。民族与地域的认同可以一直分离下去,文化的认同却可以在兼收并蓄中不断升华。那么,并没有经历资本主义民主困境的中国,需要发展公共管理学这类方兴未艾的,寻求对社会进行管理的,发展第三方部门的新学科吗?中国的公共管理学发展缓慢,我想这与中国在信息社会中超出寻常的稳定是有关系的。

现在我们可以说,在信息社会中,主要变迁了的是权力。随着人们对信息的把握,各种认同的出现(全球化或“反全球化”),新技术挑战下时间和空间的交织……权力不再集中,但是它仍统治着社会,新的权力存在于信息中,把握在每一个人的心里。或许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会有些微的差别,但是权力的分散与重构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在全球社会中,资本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穆斯林国家等或许会在权力的表达方式和轻重缓急上有所不同,但是凝聚信息的力量,构建坚强的共同体的道路,应该是一致的。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