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巅野炊的博客

野炊山颠,痛饮林下,孩子们的欢笑合着野鸡的鸣叫惊断我石上午觉。

 
 
 

日志

 
 

赏秋文章分析  

2017-11-05 12:10:19|  分类: 好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赏秋活动过半,分析两篇文章,以帮助孩子们找到榜样。
  1、线索清晰、结构完整、重点突出
  2、字句特点,对比与反复。
  3、情真理深。




       对岸是棕灰色的树林,依着河岸向东蔓延开去。微风吹晃了它们的倒影,虚幻而飘渺。向东望去,便是那三者交界之处:灰色朦胧的树影,淡蓝的天,翠绿的水。烟波朦胧,诗意朦胧。

        脚下是星星点点零散的绿色植物,蛰伏在一边,静静的,你不去惹它,它也并不会来烦你。这如此看来,水中的一老,地上的一小,一枯一青,一大一小,竟可爱的形成了一种对答。这不禁令我想起刘禹锡的一句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是的,时代是永远在不断变迁发展着的,新的事物自然比旧的事物有生命、有希望。所以刘禹锡不悔,水中那几桩枯木也不悔。仍凭波涛怎的汹涌,怎又奈何的了枯木的豁达?刘禹锡深知这种规律,他没有自怨自艾,只是悄悄喟叹下自己身世之沉浮,继而转身重新笑脸相迎上了未来。因为新的事物总是美好的啊,这种乐观与豁达,也随着着个春天,在脚下的泥土中,悄悄萌芽。

     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远处的群鸭依旧在欢乐的鸣叫,桨声渐行渐远,只留下这抹水墨,陪着倾听春天.


      长白山锦江大峡谷记   刘书田  2015、10

    报名了长白山西坡一日游,坐上颠簸的客车,向山的方向行去。不料等到了山脚下,才被告知由于下雨,天气太差,天池已封,并不能上到山顶,只能坐上环保车,去山腰的锦江大峡谷一窥了。

    我并不知道大峡谷有什么样的历史,也不知道什么样的环境属于长白山。但是当环保车风一般的向山上卷去的时候,我看到车窗外的景色也在不断地变动。山上有很高的松树、桦树或是杨树,都与平日所见到的不同,它们又高又直,又直又密,又密又细(当然,细是相对于高度来说的),使人想到万千栋梁,又疑惑是否该隐于这原始森林中。然而它们生长在这样寒冷的地方,毕竟又与热带的原始森林不同,大部分都还没长出春天的新叶,即使常青的松树,绿叶也是罕见的,显出一种黑沉沉的色彩,隐约在遥远的雾气中。

    车子开始上山时,我望着窗外的树林,还能看见一洼一洼由冰雪融成的小池塘,压在橘黄的落叶上,使落叶的颜色也鲜亮起来。池塘边上往往有几丛泛着绿意的小灌木,连戴着高高的树也鲜活了,组成一幅还算亮丽的图画。渐渐地,池塘不见了,冰雪覆盖了落着树叶的地面,再也看不见一丝活物,邻近的树木还是高高地耸立着,伴着黑黢黢的枝丫,远方的就隐藏在与冰雪同色的雾气中,不能见其真貌了。这让我怀疑,此时的山上,到底是什么季节。

    当我到达锦江大峡谷时,疑惑得感觉渐渐清亮了。刚下过雨的天,虽然留下了云雾的缠绵,但是近处的一切却又显出水的滋润。虽然空气中还弥漫着寒冬的料峭,我们也裹在厚重的衣物里,但是我想,春天的足迹已降临在这里。树干大都生着厚厚的青苔,还有不知名的蕨类植物,加上树干原有的颜色,让一些树木的枝干变成了深深浅浅的绿色组成的拼接画。另一些疑似白桦的树种,则已开始了一圈圈的蜕皮,黑褐色的老皮掉落了,露出白亮的新皮。并不懂植物学的我觉得,只有春天才有这样的威力。水滴时不时的从树枝滴落到我们的头上,带起微微的沁凉,盘虬卧龙的树根携带着黑色的土壤,紧紧地抓住地面。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但是木在林中,也未尝不摧。从近到远,总有些树木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摧折,连著名的“松桦恋”也不例外。或许是积雪的重压,或许是闪电的威胁,但是这都是自然的选择。“高者抑之,下者举之”自然始终处在一个平衡之中,有摧折也有新生。就像我们也看到了青翠的小树,发于荫庇之下,长于雷雨之中。

    望向大峡谷时,入目的有充盈的云气,有夹杂冰雪的黑色山仞,有钢刀一般插入地面的断岩,但是更引人注目的是那隆隆的水声,从云间来,向地下去,只把中间奔流澎湃的这一段远远的展现给我们,刻在渴望飞翔的心灵之上。自然的博大,个人的渺小,自然的长久,个人的短暂。在此时这一切都笼罩在我的心头上。当庄子说出“同与禽兽居,族与万物并”时,当他说出“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时,是否也怀抱着这样崇高而自然的感受呢?

    我想,无论我们遇见什么都不必感到奇怪,世间万物具有不同的色彩,每时每刻都有奇迹发生。只有停驻在一个地方太久,或者心灵所接受的东西太少时,才会失去了惊异,自以为已经获得了人生的满足吧。奇怪并不等同于惊异,正如安逸于已知世界失去奋斗精神的人,并不具有被老子称为“知足”的美德。探索着,又控制着,前进着,又谨慎着。不让心灵长久地停在任何一方,所谓中庸,或许如此。接受“天地与我并生”的超然时,我确实升华了,但是我还是要回到现实世界中来,回到社会中去的。只是带了一丝自然的痕迹,虽然这痕迹,能够造成巨大的改变……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