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巅野炊的博客

野炊山颠,痛饮林下,孩子们的欢笑合着野鸡的鸣叫惊断我石上午觉。

 
 
 

日志

 
 
关于我

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只是在体制内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往往是相当困难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庐山中。而一旦跳到山门外,便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春的境地。孙中山、毛泽东不同于维新派,他们在旧体制外找到了救国的道路,打破旧世界,建立新中国。邓小平也是在计划经济的旧体制外,找到了富民、富国的道路。相反的例子:始于2007年底的山东省素质教育改革,遇到了强大的阻力,面临反弹的困境。因此,在现有体制外寻找解决教育问题的办法,就成为了我和伙伴们思考和实践的方向。

网易考拉推荐

空堂陋室,不掩书香  

2017-09-19 16:36:57|  分类: 女儿的成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空堂陋室,不掩书香 

                                  ——对姜庄读书沙龙成长过程的跟踪调查

 

 

 

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2015级社会学专业本科生

 

 刘书田

 

 

电话:18843015852

  电邮:tiantian19972007@163.com

 

背景

 

姜庄,位于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接山乡,是一个靠近城镇的普通村庄。随着城镇化的快速发展,社会分层加剧,撤点并校政策实行,村里最重要的文化符号---姜庄小学被撤掉。这消失的不仅是作为实物的精神符号,还有孩子们三三两两上学去的情境所创造的对读书的高尚追求,以及朗朗的读书声所营造的精神高度。当我们的社会调查了解到这种情况后,深深思索、反复讨论。决定帮助姜庄的孩子们建立一个读书沙龙以弥补学校的消失所带来的精神空缺。经过多方努力,2014年2月“姜庄读书沙龙”正式成立(当时的我在高中二年级)。

 转眼之间4年已过,伴随着书香,姜庄的孩子们走出了一段崭新的人生路。4年之中,我和我的伙伴们一直坚持在假期中入户走访、陪伴孩子们读书和交流、以深入地了解和观察这些孩子。

下面是我在2017年8月的调研中的一些感想。

 

 

高尔基曾经说过,“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在当代社会,教育是农民阶层向上流动的重要方法,而读书乃是教育之本。在乡村教育的环境中,没有温暖舒适的书房,没有整洁实用的书桌,孩子们既无法在学习过程中做出帮助理解的科学实验,也无法游学各地,开阔视野。乡村的孩子们所能凭借的,唯有书而已。在书的海洋中畅游,放眼宇宙,俯瞰世界,或许能凝练素养,提高成绩,超脱出农民阶层千百年来的宿命。

乡村的孩子是有着对书籍的强烈渴望的他们的父母也怀抱着让孩子努力读书学习脱离本阶层向上流动的真切愿望。在“姜庄读书沙龙”成立之初,我们挨家挨户走访调查的时候,虽然彼此之间还只是陌生人,但是对读书的渴望让这些孩子和父母纷纷同意了我们的计划,有一户人家还把刚刚装修的新房中敞亮的堂屋拿来做书籍放置地和孩子们读书交流的地方(简称“书屋”)。我们提供一些微不足道的帮助,比如购买一些新书和书橱,发动身边的人捐出儿时读过的书籍,提供合理读书的方法与良好的读书习惯……但是归根结底,这只是外部的小小帮助,既花不了我们多少时间(漫长假期中的几天),也占用不了多少金钱,在我们的脑海中只居于小小一隅,作为“消遣”。

但是,对于姜庄的孩子和家庭来说,“姜庄读书沙龙”的运行会成为他们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事情。他们需要制定并运行读书交流的时间与规则,需要经常前去书屋借书、还书,需要把认真读书贯穿到生活中,并且写出足以让自己在交流时能流畅发的笔记。这些事情的发生一定会挤占孩子们本就不多的课后空余时间,令他们变得忙碌起来。也一定会让这些家庭做出改变,父母将不再把休闲时间放在打牌、玩游戏、看电视连续剧上,而是在劳累的工作之余,努力沾染一丝书香。这些行为无疑是脱离正常的乡村文化的。但是,这是让他们行动起来,把对书籍与知识的渴望变成现实的绝好机会,于是,他们接受了自发组织的重任,并决心担负起它,走向美好的远方。

  (姜庄读书沙龙早期合影,我在前排左起第三个)

 

 

我不能感知他们的这种决心究竟有多重,也不能预测他们的读书活动能坚持多久。但是在第一个年头,一切都运行的很好。当我悄悄地踏入书屋时,看到的都是孩子们稚嫩而坚定的脸庞,他们沉浸在读书的喜悦中,书籍浩瀚的精神世界向他们敞开了大门,任其自由翱翔。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掉了漆的书桌上,暗色的地面,有尘埃轻盈的浮动,又终归于寂静无声。我想在孩子们心灵深处的美丽家园里,一定有绿色的小树在勉力成长。

在假期里,我和我的伙伴们时常参与到他们读书交流的过程中。在我向孩子们介绍书籍的种类与层次,鼓舞他们向更高层次的书籍攀登,以攫取更多、更有价值的知识时,他们一个个都认真的听着,黑亮的眼睛闪闪发光。要知道,对于这些下至一二年级,上至四五年级的孩子们来说,听完这么长一段有难度的话是多么困难的事情!而正是活泼好动的年龄,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几个小时又是多么神奇!更何况,作为乡村的孩子,他们没有经历过多少特别的教育和指点,也没有参加过大型的比赛,表现出美好的礼仪。我能想到的解释只有对读书的渴望,这种渴望一旦有条件就会化为读书的行为,并进而形成一种习惯,烙印在生命中。有的家长向我抱怨说,在轮流主持交流会的时候,因为大家都不是知识渊博、学问高深的人,所以常常有争吵产生。但是我想,在追逐知识的旅程中,争吵是常见的。“君子和而不同”,出现争吵,意味着思想的诞生就在前方。

在一个乡村里建立的读书社团或多或少都会有小小的烦恼。社团的“书屋”因为各种原因换过几回地方,也经历过“村霸”对书橱蛮不讲理的占用。但是,“有志者,事竟成”,努力的结局总是光明的。在我于2017年2月又一次造访姜庄时,书屋依旧,杨柳长青。你决不能说对于孩子而言这是一个好的地点,它在晚上只有昏暗的白炽灯,而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它都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屋舍,没有可以向小伙伴炫耀的白墙青瓦、明窗亮几;它在冬天太冷,在夏天则太热,没有让人感到特别舒适温馨的环境;甚至也没有多少权威的影响(我们只是普通大学生,并且只能一个学期来看上一两次)。但是无疑我又一次看到了默默读书的孩子们,他们有的只能坐在小马扎上,有的干脆靠在墙上。这种沉默而甜蜜的氛围甚至凝固了时光,让我一瞬间却有“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感受。

“流光容易把人抛”,抛却年华,抛不掉深邃的脑海中,那成长的浪头,盛开的花朵。三年已过,同一村庄中,那些太过沉迷于网络游戏之中的孩子,太过注重物质享受的孩子,太过沉溺于传统情感关系的孩子,无疑都已经在向上攀登的路途中掉队。与此相映的是他们下滑的成绩,和将来去做农民工的打算。但是“姜庄读书沙龙”的这些孩子,却已然经历了时光的考验。我相信他们对于读书的渴望已经融进血液中,就如同我看到了他们已有的一张张成绩优秀的试卷,并相信这种优秀会继续下去一样。

我在2017年2月、8月再至姜庄,与家长和孩子们交流,并和孩子们追逐嬉戏。

姜庄读书沙龙的经历在培养强化孩子们读书习惯的同时,也在孩子们之间建立了合作的、深厚的友谊。

 

他们越来越能够独立地管理读书沙龙里的各种事务。负责书籍管理借阅的小女孩(不过上三年级)在一个学期中工工整整的记录了十三页借阅记录,大约有三百条。对于这个年龄的孩子而言,能写东西已是不易,追求严谨难上加难。能有这样的纪录,无疑是记叙能力和责任心的双重体现。

 

在与孩子们的父母们聊天时,我发现,这些家长已经能够主动为孩子买书,甚至主动和孩子们一起看书。这确实是对乡村文化的不小的突破。毕竟从前有孩子偷偷的告诉我,喜欢看书却不能去买。因为乡村家庭的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需要精打细算,以用在最重要的地方。而在主流的乡村文化中,买书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有一个孩子的写作能力特别突出,往往能迸发出奇思妙想;还有一个孩子喜欢迎难而上,在四年级的时候已经读过了《巴黎圣母院》……我认为,种种迹象表明,姜庄的这些孩子们好读书、读好书的习惯已经养成,将书籍当作精神食粮的行为已经蔚然成风。

 

 

 

 

 

空堂陋室,不掩书香扑面,沁人心扉。只要坚持着读书的习惯,在简陋的小屋中也能和大师面对面,与世界肩并肩。白居易在《观刈麦》中说,“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在看到姜庄的孩子们对“姜庄读书沙龙”的坚持时,我有与白居易相似的感受。我不曾经历过如此困苦的读书求学环境,也无法确定自己如果生于农民之家会不会还对读书、对向上有孩子们这样的肯定和坚持。他们用自己的行为诠释了对书籍的渴望和对向上流动的期盼。当我询问孩子们他们的理想时,有好多人告诉我他想成为大学老师。他们已经把目光放在了很远很远的未来,并以他们的方式严密的计算考虑过了。有坚定的目标,有良好的习惯,有向上攀登的工具,又有谁能说,他们不会成功呢?

 

只要读书成才的方式存在乡村儿童向上流动的途径就存在。当思索解决农民向上流动的问题,缓解社会矛盾时,也不只是需要职业教育造就技术性人才。与城市的孩子相比,虽然生活的环境多有不及,但是农村儿童对于读书的渴望却要更加强烈。农村的孩子和城里的孩子有一样的聪颖天资,给他们略微的书香环境,他们就能够努力的向上攀登。

所以,我认为,在城镇化加速,乡村的教育资源越来越贫瘠的背景下。以村为单位,动员几个优秀的家庭为核心,成立读书沙龙,再与城镇里有远大理想的大学生团队结成长期的帮扶对子,就可以快速高效地解决乡村留守孩子的教育问题。这种有核心,有团队;团队对团队的模式综合性强、效率高、易于持久,完全可以推而广之。

成长的力量,在书斋中,在碧空上,在山林里,在河流旁。我想,当丰富的知识储备与美好的大自然相映,当坚韧的心灵与天降重任的环境相接,乡村孩子的成长就不会是一种贫苦无望的挣扎,而会如《诗经》中所说一般,“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让乡村走出的孩子,更多的成为谦谦君子,成为国之栋梁。

 

(2017年2月照,成长的欢乐,我在后排左起第二个)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